林淦生中醫師香港出生,幼兒時隨父親回國內生活,外祖父林景初(1888-1967)乃清末家傳第三代名醫,其文學、醫術、醫德出眾,被尊稱為“和尚仙”(習慣剃光頭)。

淦生自小喜歡糾纏外祖父,6歲時為外祖父磨墨遞處方紙,外祖父則教他背誦藥性、湯頭歌訣。淦生12歲那年,外祖父半夜出診,回家途中因車禍嚴重受傷,數天後去世,老人家去世前夕淦生陪伴在側,剎那慈祥地向外孫微笑及點頭兩下就閉眼安祥離世,當時淦生幼小心靈悲痛欲絕之際萌起了立志繼承外祖父和大舅父四代家傳醫術治病救人的決心。

淦生自此以最優異的成績完成小學、初中和高中的學業,並同時修讀大舅父指定之醫書。每年暑假即在大舅父醫院臨床跟師。家族四代醫術經驗博大精深,如非全力以赴難以繼承,淦生依大舅父指示放棄升學,全力鑽研前輩知識、經驗,自修醫科大學教材。21歲任職中醫師時已被譽為小神仙,25歲進入西醫專科學院進修西醫基礎知識一年,為日後中西結合診斷病症打下基礎。

大舅父林樹芳(1920-2001)是林家第四代名醫,在父親嚴厲教導下,13歲開始每天早上五時起床背誦藥性、湯頭歌訣,15歲背誦黃帝內經。大舅父的醫術非常高明,淦生17歲時隨他出診,救治一位因膽囊切除手術而誤切破膽側大動脈30餘歲的患者,當時西醫無法修補割裂之大動脈故只能讓其血盡而死,患者臨死前服用大舅父一劑中藥即迅速止血而救回一命,事迹令醫學界震驚(患者乃當時名震天下大跌打醫師侄兒)。

一位遠房女親戚50餘歲患上肺癰症,發高燒,日夜痛極呼天叫地,淦生中午隨大舅父出診,當時淦生問大舅父是否需叫救護車送患者入醫院,舅父平靜地說:“不必, 一劑可救。”。果然僅服一劑藥,患者12小時後熱退痛止,第二天中午覆診,病人笑容滿面,下床迎接。

大舅父除巧用家傳妙方外還深愛古代名著例如徐靈胎醫書、醫方集解、傳青主女科等。他處方嚴謹,主次分明,藥到病除。跟師舅父十多年,淦生受益之深非筆墨可以形容,故日後每遇重病危疾,均臨危不亂,胸有成竹,根據病因關鍵而對症下藥,盡顯醫家大將風範。
大舅父醫術超卓而且品德高尚,不論求醫者富有或貧窮,均一視同仁。 “狗有義不能吃,龜知報恩不能吃”。“是非分明,心若天池,才能洞察病情,處方中肯,做個好醫生”,“用性味最平和的處方,治癒最嚴重頑難的疾病才是醫者的最高境界”。舅父此些遺言成為淦生一生座右銘。

1981年林淦生回港開設中醫診所,憑自己的信心租用全新商業大廈,其佈設與西醫看齊。他認為,醫務所正規化可給病人信心亦給予自己信心。林醫師曾說,中醫可填補西醫治療效果較弱的疾病科目,中西醫最終需結合,互補不足才能給予病患者最大的利益,幫助更多病患者重拾健康人生。

林醫師從醫轉眼40多年,將四代家傳結合自身臨床經驗,以中醫學辨証觀念結合現代醫學分析,多項專科治療功效獲得突破,技驚四座,譽馳海內外。

林淦生為人正直,待人寬容及仁愛,在他的心目中的病人,無論是富貴或是貧賤,都得盡所能力為其施治,令其盡快康復。在港四十餘年醫途,林淦生在臨床上治癒了海內外病人數以萬計,病人來源上至政商首腦,下至基層民眾,其醫德及醫術皆深得各界人士讚頌,享負盛名。

 

 

林淦生院長

世界傑出華人

國際歐洲醫學協會

自然療法顧問

中華醫學會 顧問 (香港區)

國際傳統醫學研究協會

永久名譽會長

香港警察籃球會

醫事顧問 (2001-2003年度)

林淦生醫藥研究 院長

中國 (香港) 中西醫結合醫師會 顧問

第二屆中醫藥全球大會 名譽主席

聯絡我們 | 條款及細則 | 私隱聲明

© 2020 Lam Kam Sang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