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淦生中医师香港出生,幼儿时随父亲回国内生活,外祖父林景初(1888-1967)乃清末家传第三代名医,其文学丶医术丶医德出众,被尊称为“和尚仙”(习惯剃光头)。

淦生自小喜欢纠缠外祖父,6岁时为外祖父磨墨递处方纸,外祖父则教他背诵药性丶汤头歌诀。淦生12岁那年,外祖父半夜出诊,回家途中因车祸严重受伤,数天後去世,老人家去世前夕淦生陪伴在侧,刹那慈祥地向外孙微笑及点头两下就闭眼安祥离世,当时淦生幼小心灵悲痛欲绝之际萌起了立志继承外祖父和大舅父四代家传医术治病救人的决心。

淦生自此以最优异的成绩完成小学丶初中和高中的学业,并同时修读大舅父指定之医书。每年暑假即在大舅父医院临床跟师。家族四代医术经验博大精深,如非全力以赴难以继承,淦生依大舅父指示放弃升学,全力钻研前辈知识丶经验,自修医科大学教材。21岁任职中医师时已被誉为小神仙,25岁进入西医专科学院进修西医基础知识一年,为日後中西结合诊断病症打下基础。

大舅父林树芳(1920-2001)是林家第四代名医,在父亲严厉教导下,13岁开始每天早上五时起床背诵药性丶汤头歌诀,15岁背诵黄帝内经。大舅父的医术非常高明,淦生17岁时随他出诊,救治一位因胆囊切除手术而误切破胆侧大动脉30馀岁的患者,当时西医无法修补割裂之大动脉故只能让其血尽而死,患者临死前服用大舅父一剂中药即迅速止血而救回一命,事迹令医学界震惊(患者乃当时名震天下大跌打医师侄儿)。

一位远房女亲戚50馀岁患上肺痈症,发高烧,日夜痛极呼天叫地,淦生中午随大舅父出诊,当时淦生问大舅父是否需叫救护车送患者入医院,舅父平静地说:“不必, 一剂可救。”。果然仅服一剂药,患者12小时後热退痛止,第二天中午覆诊,病人笑容满面,下床迎接。

大舅父除巧用家传妙方外还深爱古代名着例如徐灵胎医书丶医方集解丶传青主女科等。他处方严谨,主次分明,药到病除。跟师舅父十多年,淦生受益之深非笔墨可以形容,故日後每遇重病危疾,均临危不乱,胸有成竹,根据病因关键而对症下药,尽显医家大将风范。
大舅父医术超卓而且品德高尚,不论求医者富有或贫穷,均一视同仁。 “狗有义不能吃,龟知报恩不能吃”。“是非分明,心若天池,才能洞察病情,处方中肯,做个好医生”,“用性味最平和的处方,治愈最严重顽难的疾病才是医者的最高境界”。舅父此些遗言成为淦生一生座右铭。

1981年林淦生回港开设中医诊所,凭自己的信心租用全新商业大厦,其布设与西医看齐。他认为,医务所正规化可给病人信心亦给予自己信心。林医师曾说,中医可填补西医治疗效果较弱的疾病科目,中西医最终需结合,互补不足才能给予病患者最大的利益,帮助更多病患者重拾健康人生。

林医师从医转眼40多年,将四代家传结合自身临床经验,以中医学辨证观念结合现代医学分析,多项专科治疗功效获得突破,技惊四座,誉驰海内外。

林淦生为人正直,待人宽容及仁爱,在他的心目中的病人,无论是富贵或是贫贱,都得尽所能力为其施治,令其尽快康复。在港四十馀年医途,林淦生在临床上治愈了海内外病人数以万计,病人来源上至政商首脑,下至基层民众,其医德及医术皆深得各界人士赞颂,享负盛名。

 

林淦生院长

世界杰出华人

国际欧洲医学协会

自然疗法顾问

中华医学会 顾问 (香港区)

国际传统医学研究协会

永久名誉会长

香港警察篮球会

医事顾问 (2001-2003年度)

林淦生医药研究 院长

中国 (香港) 中西医结合医师会 顾问

第二届中医药全球大会 名誉主席

联络我们 | 条款与细则 | 私隐声明

© 2020 Lam Kam Sang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Ltd.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