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淦生:中风的病理机制及如何运用中医防治中风,包括栓塞性中风、缺血性中风、脑血栓、卒中

 

林淦生:中风的病理机制及如何运用中医防治中风,包括栓塞性中风、缺血性中风、脑血栓、卒中

 

 

      

     中医分析“中风”的病理机制主要为人体内阴阳失调,气血逆乱,向上侵犯至脑而发生,又称为“卒中”。

 

     古代中医多重视“中风”急重症的诊治,因为在古代医疗水平较低,中医治病都是靠大量的经验总结,所以一旦出现成功抢救急重症的方药方法,那可是非常了不起的。

 

   有部分醒脑开窍的名方流传下来 ,这些方药具有开窍定惊、祛痰的功效,至今应用仍广泛。

 

   其实中风的“卒中”只是该病发展过程中一个极端的表现,还有一些中风先兆、慢中风、中风后遗症等等也属于中风的范畴,随着老百姓保健意识的提高,由慢性病导致的“卒中”病症越来越少见了。

 

   目前越来越多中老年人重视预防为主,所以不少医学方面的研究也把中心转移到了预防中风或中风后遗症的康复上。

 

   在重视保健治疗的现代,「中风」一词愈来愈令人震惊。“中风”是中国古代医家对“半身不遂,口舌斜,言语不利,偏身麻木,严重者突然昏迷,不省人事”等表现的一类急重症起的病名,就像突然一阵大风猛烈地吹袭人体,引起人体出现上述一系列反应。我们通常认为“中风”多数发生在老年人。

 

   其实由于现代循证医学的发展,逐步认识到中青年人也可发生中风,比如花季少女突然出现口眼歪斜、健壮少年球场昏迷、路边行人受到外物击伤头部,而老年人多少由于本身存在“三高”的慢性病而诱发。

 

2015年心血管病的死亡率仍居首位,高于肿瘤及其他疾病。农村心血管病死亡率从2009年起,超过并持续高于城市水平。2015年农村脑血管病的死亡率153.63 /10万,而城市脑血管病的死亡率为128.23 / 10万。1

  西医对于上述症状的疾病统称为“脑血管意外”,病理机制简单来说就是由于一系列血管因素导致脑细胞缺氧、坏死,而人类脑细胞一旦坏死就无法再生,脑细胞主管的一系列感觉、运动功能就会受到阻碍或丧失。

 

  即使周围再生的脑细胞可取代部分坏死脑细胞的工作,但毕竟是“一人干多人的活”,不仅兼顾不来而且质量也不够专业,所以功能恢复缓慢,即使有幸恢复,也不如之前来得自在。

 

  西医将脑血管意外分为出血性、缺血性(主要是梗塞造成)两大类,既然西医已经把此类疾病研究得很到位,为什么在治疗上尚无重大突破呢?

 

  因为人类大脑最初的设计既精密又坚固,但此项设计并没有考虑到出现故障损害时维修的可能,比如大脑循环与体循环间存在“血脑屏障”,该屏障平时能有效阻挡某些毒素入侵大脑,但同时也对药物有效成分的进入造成障碍。

 

  目前医学对大脑的生理机能研究还十分有限,如果贸然手术,并发症会难以估量,所以不轻易动刀。在如此多的困难面前,有医学研究发现运用传统医学的思路灵活地处方用药,能在预防中风、加速中风后遗症康复上有不可忽视的奇效,所以在此领域,中医的应用开展生机勃勃。

 

  现代的中医根据古代中医理论,结合自身对现代环境、人体质的认识,开发出自己拿手的疗法、方药,可谓“百家争鸣”,这让高危人士见到了一丝曙光。西医诊断的精确性、中医处方用药的灵活兼顾性,两者结合,各展所长为中风的治愈带来可能性。

 

  目前中医对该病的处方用药应从止血、化瘀通络两方面入手,那么有无可能一剂方药能同时达到前述两方面的治疗效果呢?若有此类方药,那么“中风”的治愈将指日可待。

非死即残是中风最可怕之处,中风有发病率高、死亡率高、致残率高、复发率高以及并发症多的特点,得了中风,不但给患者本人也给整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不幸,所以应该尽早治疗

   除了要选对疗法、方药,治疗的介入时机,还要对中风发生的先兆症状有敏锐的触觉:头痛、吐字不清、视物不清、表皮麻木、异常部位的疼痛都应引起重视,及时就医。

 

  一旦中风,不要迷信偏方庸医,及时进行正规治疗。除了西医的手术、溶栓治疗,中医治疗脑血管意外疾病及其后遗症亦有奇效。

 

   有患者选取有效的中药方剂,服用1-7天后的变化如下2

1、头晕现象消失

2、走路无力现象缓解,服用方药后步伐较稳

3、半夜3点醒后睡不着现象消除,一觉睡到天亮

4、吃饭呛喉现象缓解,服用方药后吃饭基本不呛

5、手脚浮肿消除

6、头面部浮肿消失,神情呆滞消失

7、吃饭时饭粒在唇边没感觉,服用方药后有感觉

8、之前面部表情难以控制,在笑似哭,服用方药后表情自然,恢复如常

 

  我们再来看看几个运用中药方剂治疗各类脑血管意外的临床病例2

 

病例一:爆血管昏迷24小时仍可救回无后遗症

叶太太七十岁,脑血管爆裂,出血不止抢救无效。昏迷二十四小时后,夺命之际,服用定风灵药液滴入口黏膜吸收,八小时
证实溢血停止,逐渐苏醒。仅一星期,康复出院,无后遗症。

 

病例二:第三次中风合并急性肺炎昏迷一天

胡先生,六十二岁,第三次脑血栓中风,手术后继发肺炎导致昏迷,服用定风灵,同时配合抗生素治疗。第二天苏醒,三天后可由家人扶着下地行走。一星期后活动自如,二十天后机体恢复如常。

 

 

病例三﹕年青人亦可能中风

赵小姐,十七岁,一星期前突然口眼喎斜,证实脑梗塞,医院治疗无效,转服定风灵,一天见效,三天好转,七天痊愈,美丽重现。

 

 

病例四:中风多年 亦有卓效

赵先生,六十八岁,中风八年,卧床不能行走。服用定风灵,一星期明显见效,服用二十天已能由家人扶着行走,口角流
涎、食不知味、神情呆滞等症状完全消除。

 

 

 

病例五:栓塞性中风立即服用 七小时康复

王先生,七十二岁,今年七月早晨睡醒时右手足麻木无力,左面眼嘴歪斜,属梗塞性中风。上午十一时服用定风灵,下午三时手足开始灵活,下午六时半已能驾驶私家车回内地开会,定风灵功效之快速令人惊讶。

 

 

 

参考文献

【1】中国心血管病报告[R]. 2017/国家心血管病中心编着. —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7.12

【2】香港林淦生医药研究院有限公司提供数据

联络我们 | 条款与细则 | 私隐声明

© 2020 Lam Kam Sang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Ltd. All right reserved.